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J生活节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烟、酒、赌行业,都纳入9月实行的销售与服务税(SST)征税名单内,而且香烟行业更被征收10%服务税,以鼓吹健康社会。


烟草领域因此大喊不公,指称高税率只会让烟民转买走私烟,高税率治标不治本,甚至要求政府检讨税率。

高税率是否良药?将“减低人民负担”和“提出惠民政策”作为首要执政目标的政府,会否重视打击走私活动和非法博彩问题?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高罪恶税益黑市

喝酒、赌博与抽烟,是人类生活恶习,这些行业被称为“罪恶领域”。


政府向来从教育和税务着手,以解决这个社会课题。但若与其他国家比较,我国在罪恶领域的税率早已位居全球最高之一。

这显然已经反映出,单靠调高税率仍不足以抑制社会的烟酒赌恶习。

在了解新税制带来的影响和市场反应前,我们先剖析罪恶领域,尤其是烟酒行业在国家收入所扮演的角色。

根据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财政部,在去年10月27日发出的2018年联邦政府收入预算报告,今年来自香烟和酒精产品的国产税(Excise Duty)收入,预计个别达41.17亿令吉和20.08亿令吉。

进口税方面,烟酒两者分别贡献3700万令吉和1.35亿令吉。上述两项收入,还不包含已取消的消费税收入。

排除原先预计今年能增加的438亿令吉消费税收入,政府预料在今年获得1477亿6900万令吉收入。当中,烟草产品贡献41.54亿令吉或2.81%,而酒类则贡献21.43亿令吉或1.45%,合计比重4.26%。

至于博彩类,由于相关业务都通过消费税或销售与服务税税制征税,因此,无法单纯计算出占政府收入的比重。

向罪恶领域开刀

虽然贡献比重不算大,但烟酒确实为政府带来不可忽略的税收,因此,如果政府要增加收入,相信会在这些领域开刀。

对于政府与新税制在这些领域的做法与展望,业者和分析员有什幺看法呢?

烟草领域

先打击黑市再征税10%

烟民有句话:“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不过,烟价在过去5年因为征税而上涨5次,让烟民顿时吃不消。

让市场吃惊的是,香烟产品在今年9月实行的销售与服务税(SST)税制下征税10%,比消费税(GST)和前朝SST的5%都来得高。

国内大型烟草业者如英美烟草(BAT,4162,主板消费产品股)、菲利浦摩里斯烟草公司(Philip Morris)和日本烟草国际(JTI),纷纷对新税制发言。

JTI和英美烟草已从本月5日起,将每包20支装香烟的零售价格,从17令吉调高至17令吉50仙;菲立摩力斯烟草公司旗下的万宝路香烟,则于本月7日开始涨价,每包由17令吉调整至17令吉20仙。

英美烟草董事经理埃里克斯托希望政府重新考虑对烟草领域的税率,并指10%的SST税率可能会导致本地走私烟市场更猖獗,他建议政府在打击黑市奏效后才执行征税10%。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涨价冲击销量

另外,JTI董事经理科玛奥罗克也对政府没有恢复上一轮SST的5%税率而表示失望。

大马菲利普莫里斯和新加坡公司董事经理姜泰求也透露,该公司与同行正与政府咨询SST相关课题。

在企业营运方面,虽然菲利浦摩里斯和日本烟草没有谈及,但从国内烟草大哥英美烟草在过去5年的销量表现,售价上涨将会在一段时间里冲击销量表现。

联昌国际投行研究统计出,英美烟草在上调价格后的6个月内,无论涨幅多少,销量必定显着减少。

啤酒领域     

影响幅度难估计

皇帽(CARLSBG,2836,主板消费产品股)董事经理雷盟表示,该公司旗下的产品在本月1日起,上调售价5.5%。

雷盟曾对外指出,SST将冲击啤酒行业销售表现,受10%销售税和6%服务税夹攻,不过,还未能预估对销量的影响幅度。

喜力大马(HEIM,3255,主板消费产品股)也将在本月17日起上调售价。财务总裁希拉克指涨幅不会高于当年的消费税涨幅。

他认为,当年实施消费税时,消费者没有出现太负面反应,因此,SST对今年的业绩估计不会带来严重冲击。该公司也向政府反映走私啤酒课题。

博彩领域        

或减彩金转嫁成本

SST在博彩领域征收税率为6%,虽然与早前的消费税税率一致,但市场传出政府正考虑调高现有的8%博彩税。

大华继显研究分析员分析员认为,如果上述情况真的出现,将不利政府的收入,因为在经估算后得出,每增加1%博彩税,将侵蚀国内博彩领域的净利7%。

无论如何,分析员预计相关业者将会透过降低奖金数额,来变相转嫁额外成本。

这导致合法市场失去吸引力,让赌客转向奖金较高的非法市场,进一步冲击合法市场彩票销售,最后减少政府税收。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消费者转向非法市场

政府的税制除了增加收入,也希望民众减少对烟赌酒的依赖,但如果没有打击走私和非法市场,问题依旧存在,走私烟、走私酒和非法赌庄仍会荼毒社会。

香烟销量减少,并不代表烟民减少。合法市场上的20支包装香烟售价为12令吉至17令吉,但在非法市场只售卖3.5令吉至4令吉,烟民只是转去买走私烟继续“快乐似神仙”。

虽然政府没有说明,但高税率相信与“建立健康社会”的目标有关,通过提高香烟价格来减少烟民抽烟欲望。

不过,如果没有打击日益严重的走私烟情况,这种大幅征收“罪恶税”的做法是治标不治本的,也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据AC Nielsen数据,国内走私烟市占率在今年的5月份已来到58%,也就是每5根烟,就有3跟是来自非法市场。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蔡兆源:只有生活必需品才纳入豁免税率考虑名单。

甭想政府调低税率

尽管有烟草公司提出下调税率的要求,但亚企理财机构税务与财务规划总监拿督蔡兆源认为,政府不可能调整。

蔡兆源接受《》专访时提到,由于烟酒和博彩不是广大消费者的消费品,也不是生活必需品,因此,这些产品与服务不符合财政部的豁免税收条件。

“财政部在推行最新的销售与服务税上,着重减轻中低收入负担,只有生活必需品才纳入财政部下调税率或豁免的考虑名单。”

不但如此,蔡兆源更引述世界卫生组织早前提出,我国的烟草税率,不足以抑制我国高攀的国内抽烟率,甚至出现烟民年轻化的趋向。

“烟草业者提出的论述,如‘调高税率将刺激走私市场’,不足以说服政府下调税率。我不赞成下调或豁免对罪恶领域的征税。”

他补充,关税局总监拿督斯里苏伯马念在今年7月18日曾提,该局将致力缩小GST和SST之间的税收差距,从国家出入口的漏税中,另外找出30亿令吉税收,当中包括强力打击烟酒走私活动。

新政府善变恐惹争议

安联星展研究也认为,政府调整SST税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从政治上观点,我们认为,任何在罪恶税(如烟草)政策的大转弯,都会迎来民众不满,特别是在新政府领导下。”

另外,在市场专家眼中,早前烟草业者渴望政府批准放行的小包装香烟产品,相信也不会作为安抚烟草领域对SST怨气的手段。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李兴裕:倡导健康的生活作息。

中学开始“培养”肺病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接受《》专访时提到,政府在降低低收入族群(B40)生活压力的同时,也倡导健康的生活作息。

“小包装香烟产品只会让烟民有可负担的选项,甚至吸引消费能力较低的中学生和大学生吸烟,冲击社会观感和治安。”

根据对国内2万7497名中学生调查的2018年青少年健康报告,每4名中学男生当中,就有一人为吸烟者,当中42.2%吸烟者承认受到家长或监护人的影响。

卫生部数据显示,国内共有470万名成人烟民,男性吸烟者超过40%。每年超过1万人因香烟而病死,35%患癌、心脏病或中风。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专注降低生活开销

短期内难打击黑市

市场不看好政府会在短期内打击非法市场,因为现任政府的目标是减低民众负担。

一位不愿透露身分的投行分析员指政府为了赢得民众支持,现今首要任务是推出利民政策和减低选民生活负担,完成竞选承诺,而打击走私和非法博彩并不在承诺名单内。

“政府不大可能注重打击走私市场——虽然这确实解决社会治安课题,但对民众生活成本课题没有直接关系,因此,政府可能不会重视这课题。”

此外,反对党也没有对相关课题抨击政府,更不用说政府会自动发起大规模剿灭走私市场的行动。

打击黑市增国家收入

李兴裕劝请政府,重视走私领域所带来的庞大收入损失,严厉打击走私活动和非法市场,这不但能提高政府收入,也为国内业者提供更公平的经商环境。

此外,通过提高购买香烟和啤酒门槛,让青少年望价却步,提倡健康社会。

卫生部属下公共卫生学院(IKU)主任达希尔医生在上个月指出,纳闽、沙巴及砂拉越的中学生烟客占烟民人口超过18%,很可能是容易获得走私香烟所致。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陈威颖:烟酒产品在通胀篮子里比重低。

烟价涨无碍通胀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香烟价格上涨会否刺激国内通胀?答案是:不显着。

李兴裕指虽然烟酒产品被征收SST,势必会拉高通胀率,但幅度不大,而且只是单次反映,不会出现长期的通胀走势。

奕丰(iFAST)分析员陈威颖向《》说,烟酒产品在通胀篮子里比重低,因此涨价不影响通胀,除非售价有大幅度调涨。

据统计局数据,今年7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俗称通货膨胀)组合中,烟草与酒类的比重只占2.4%。除非大幅度上调,否者对整体通胀率没有影响。

烟草与酒类在7月按年通缩0.8%,按月萎缩0.2%;首7个月也通缩0.1%。7月通胀率为0.9%。

【独家】调高罪恶税 打恶习 救经济 黄德明给3大罪恶领域“中和”投资评级。

SST仅为马股带来情绪

在马股,共有7家企业为“罪恶领域”公司。烟草领域为英美烟草(BAT,4162,主板消费产品股);啤酒上市业者包括皇帽(CARLSBG,2836,主板消费产品股)和喜力大马(HEIM,3255,主板消费产品股)。

博彩领域的上市公司有云顶(GENTING,3182,主板贸服股)、云顶马来西亚(GENM,4715,主板贸服股),以及万字票(NFO)业者成功多多(BJTOTO,1562,主板贸服股)和万能(MAGNUM,3859,主板贸服股)。

掌管超过7亿资产的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认为,SST消息所带来的市场反应只是情绪因素,并没有实质影响基本面表现。

他向《》提到:“这些领域在短期内可能比较低迷,但中长期来说,基本面没有变化。”

黄德明认为,政府不排除可能向相关企业征税,这一切要等到2019年财政预算案出炉才知晓。

就如他所说,相关税务的不利消息多半是情绪因素,而基本面维持,因此,任何因市场对不利消息恐慌所造成的下跌,多半是买入机会。

黄德明给予上述3个领域“中和”投资评级,首选博彩领域,尤其是云顶系股。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