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J生活节 >金车文教基金会:【廖伟淇

金车文教基金会:【廖伟淇

金车文教基金会【廖伟淇-金工创作展】拙纳自在,心空无境。金车文教基金会:【廖伟淇金车文教基金会:【廖伟淇
    展期

    日期:2017-05-13 ~ 2017-07-02

    地点

    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

      拙纳自在,心空无境。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金工创作过程中,锻敲工艺技法的运用,常会使用到许多专业的工具及设备,当中还需对于材料科学、物理及化学,彼此间产生的原理变化有相当的理解,这也包涵在创作时,对金属材料造形构成的重要因素。

        金工创作者—廖伟淇把锻敲当作修鍊手与心的工具,金属从全平面到立体蜿蜒,他将创作时律动的肢体与心意合而为一,透过形而下—身体劳动的创作过程完成作品,再经由作品的呈现,传达出形而上精神层次的心灵感受,达成身心合一的融合境界,也提升工艺创作的精神层次。总是全心地投入创作,廖伟淇在谦虚中学习并体验,就像是一位虔心修习的僧侣,在艺术的世界之中修练,探究真善美的境界。

      浸心在万物与自然之间
        週末的休闲时光,廖伟淇经常与家人出游,往返台北文山区附近的山林中,他特别喜爱在散步时,享受在大自然中放鬆的愉快感受,他试着去感受那空气里,因各种花草植物、土壤、山石,伴随着风所带来的丰富生机。每当静心在自然之中,由山林间所带来的各种感官经验,不仅使廖伟淇的心境产生变化,对于万物的空间让他更觉亲近,不禁忘却时间的步伐。如此的存在感受,就像专注投入创作时的心境,专注体察週遭环境带来的感官体验,成为廖伟淇阅读大自然诗歌的线索,阅读这些诗歌的感动,也体现于他的想像力当中,成为日后作品造形的基础。

      这些藉由大自然空间诞生的感官诗歌,将廖伟淇的想像加以转化,再运用锻敲工艺来敲塑作品,在千锤百鍊的金属锻造工法里,虔心来表达他得之于大自然的感受。经过金工敲塑创作的完成及自述,廖伟淇也希望从作品的造形来映照观者,去反映人们内在的美感精神。

        万物之于廖伟淇—是生命共同体,对一草、一花、一木及一切的众生,都生起同理心,需以真心对待,对于万物都能够感同身受的话,内在的慈悲之门就悄悄的开启了。我们也从此可见,他以「感恩惜福」的生命哲学,来领受空间中更亲近万物的存在。

        谈到创作中使用的锻敲造形技法,廖伟淇必需不断反覆将金属材料运用高温来退火,使得材料具有良好的延展特性,接着再操作许多的鎚塑工具,反覆敲鎚材料来塑形,使敲鎚受力之处延展,变长变薄或收缩变厚紧密,其中反覆的锻造工艺过程,考验着创作者对于技术原理的科学理解,以及协调肌肉的肢体运动经验。

      从原生艺术到禅艺美学
      法国艺术家尚•杜布菲(Jean Philippe Arthur Dubuffet)抛开了传统的美学标準,他认为绘画、雕塑及工艺等创作,皆来自创作者对于事物的强烈感受,过程完全始于创作者自己内在的动力,尽可能地不模仿,依赖古典、传统艺术,及减少受流行与文化的训练与薰陶。多显现自我的心灵的创作特徵与自发性、神秘性及非商业性,形式上并非于描写外在世界的叙述性,而多是着重于创作者的内心一面。因此尚•杜布菲提倡出着名的艺术运动Art Brut「原生艺术」。

      日本学者铃木大拙提出「禅」是一种神秘主义,认为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超越者,宇宙中存在着一种具有超越性的普遍理性。无论艺术家作品所选择媒材、形式与表现,这都是创作者一种观念的延伸,脱离神秘主义的暧昧差异之后,东西方文化对于禅的艺术诠释,仍是一种思维,也是一种创作的精神关照。

      当下即是的禅艺
        「空无」是禅学中一个非具象的名词,从禅学的精神转化创作理念,廖伟淇认为,创作者的内心态度决定其对应之关係,常受到争议的是禅思维过于抽象,如同以「空」来解释虚实之间的对应关係,无法以科学的依据衡量而辩证定论。

        「即使一切皆空,但也不等于虚无。」廖伟淇表示:这是其所形成的观念真实存于人们脑海之中,创作者藉由生活行动、创作过程、作品的产出呈现等等.....任何形式所呈现的都是禅思语彙所传达「当下即是」的美学精神与体验。对于他来说,这种「空」本身并非是一种什幺都没有的情况,而是代表另一种精神层次的参悟本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