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J生活节 >金车文教基金会:【幻画时空】绘画联展

金车文教基金会:【幻画时空】绘画联展

金车文教基金会【幻画时空】绘画联展金车文教基金会:【幻画时空】绘画联展
    展期

    日期:2017-03-04 ~ 2017-05-30

    地点

    宜兰县员山路二段326号

      乍暖还寒的三月,正处于气候交替的时节,随着气温越来越宜人,金车威士忌酒厂也随之涌现了许多人潮,绿草如茵的草皮上嬉戏的小孩或是酒堡中细细浅嚐好酒的大人,适合全家大小共游的地方当然也少不了能陶冶心智的文艺中心展览,透过艺术赏析带来的感动将会成为这趟旅程独特且深刻的回忆。


      电脑绘图创作者黄军豪-以艺术思维形塑的年轻电脑绘图者

      创作者黄军豪毕业于台湾艺术大学,几年来游走于商业取向与艺术创作两边,渐渐的他察觉到几乎没有创作者使用数位绘图的方式在表达艺术,多半还是运用实体材料在进行创作,而一般人所认知的电绘样貌似乎也跟动漫游戏画上了等号,与国际相比之下,在台湾以艺术思维所衍生的电脑绘图创作作品抑或是电脑绘图创作者可说是非常的稀少,因此这次除了手绘作品外,也特别展出两件偏艺术形式的电脑绘图作品。
      从信手拈来的涂鸦到精心塑造的手绘作品
      从黄军豪的作品可以看见六、七年级男生们的童年世界,从小看日系卡通动画长大的他,一开始只是随笔涂鸦喜欢的卡通主角,近年来常常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创作出富含艺术性的作品,创作者所描塑出的画面宛如科幻动画电影般的场景,可能像是电影「骇客任务」的母体外观,就像是诸多渺小个体聚合而成的生命型态,抑或像是「蒸汽男孩」的机械废墟,错综複杂的线条,像是数千数万的蠕虫,它们在空间里彼此缠绵与摆动。

        黄军豪认为:「创作的过程并无太多预想,只是把需求的原素不停的添加上去,那些元素渺小且单纯,似乎没有任何作用及力量,毫不起眼,但在最后组成一张完整画面时 ,却可让作品显得有的十足张力,观众除能感受到创作的时间感外,元素零件等的累积与延伸,也破除了我们对于单一单位下的想像。」

      单一到组合,微机械-超脱有机生物的新物种
        微机械系列充分的运用上述概念,黄军豪运用了黑色细签字笔,一笔一画的在纸张上细细勾勒,绘製大量机械性符号的穿插组合,满是缠绕的管线与零件,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科幻电影《骇客任务》(英语:The Matrix) 中的母体实体,它是由诸多工作性质不同且数量庞大的机械所组成,单一机械个体意识薄弱,但当它们群聚凑在一起时,意识却高涨而强大,因为它们彼此分享与统合。而这等形态,也破除了我们原有对于机械的想象,不再觉得它们是单纯运作的作业机械,反倒是具有生命且超脱有机生物的新物种。

      为了创作这些精细而複杂的作品,黄军豪牺牲了许多休息和玩乐,每一件作品都是耗时将近3个月以上的时间,透过长时间与作品相处及对话,他渐渐喜欢上和作品一起成长的感觉,从来不会为了效率而放弃一件作品的艺术性,就像传统水墨的工笔画般,每一撇每一竖都像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意识展现。
      素描旅人董十行-用想像力创造超现实的无重力空间

      创作者董十行以电脑绘图为主要的创作媒材,平时是个喜欢在城市与大自然中散步的素描旅人,董十行藉由看似轻鬆地漫游,用自己的双眼和想像力建构出全新的世界,再以手绘的绘画方式转移到电脑上,并且没有使用任何照片合成,让数位绘图成为艺术创作的媒材之一。

      游走在城市与世郊、科技与手绘之间

      董十行自幼生长在都市,回忆起小时候,只要抬头看到的都是钢筋水泥的高楼建筑,直到大学的时候就读了南部大学,寄宿在当地后,才开始逐渐认识大自然,每当放假回台北时,反而开始有些不适应于人山人海和乌烟瘴气的街道,直至此刻艺术家强烈感受到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生活风貌。

      从小,身边就有位才华洋溢的艺术家爷爷,但国中时期沉迷于电玩的他是个不爱念书的小孩,在爷爷过世之后,好似一个艺术世代的交棒,董十行拿起画笔,拼命的临摹世界名画家的作品,妈妈更以学姊的身分特别鼓励他报考复兴美工,进入美工科就读后,开始以绘画技巧来实现脑海中的天马行空,因为喜欢电玩里的科幻世界还有电影美术而进入了云林科技大学,也因为良好的美术基础以及对于科幻电脑绘图的热爱,还是大学生的他就有接不完的案子,但忙碌的工作却开始影响到原本健康的身体,大二时的一场重感冒,因为工作忙到一个月都没有上床睡觉,生平第一次坐上救护车,全身僵硬无法呼吸的恐惧让董十行开始正视生命与死亡,一场大病过后,宇宙成了他重新思考的议题。

      无人类状态的超现实世界与结束即开始的无止尽轮迴

      董十行的作品呈现了抽离人类后所剩下的世界,人类在画面中只是虚无飘渺的人形能量,所有形体以反白的形式表达,如同只能看见黑白色的狗儿眼睛,寄託于类似犬只的样貌观看世界,运用超现实的构图诠释变相的宇宙,艺术家期望让观者直接观看我们长期逃避的真实。

      创作者董十行的每一件作品试图回朔事实的本质,作品中出现各种本质的代表物,正方体、流体线条、圆型…各种基本单位。正方体同时是都市化的意象,与之成长背景呼应,创作者期望正方体中的理性思维能与观者呼应,暗示人们被束缚在都市的框架,但方块却漂流在无重力的空间,显示人类文明经济社会发展磅礡,但可能像泡沫般瞬间消失。董十行说:「对我来说,精虫钻进卵子里与地球受到陨石撞击的瞬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前者是诞生,后者是毁灭,美妙的新生婴儿未来可能是发动核战独裁者;陨石坠落将恐龙毁灭却诞生新时代,这是我创作的精神之一,结束即开始,生命的轮迴充斥在这世界。」

      铅笔创作者丁柏晏-坠落于陌生星球上的太空探险

      创作者以陌生星球作为背景,主角有时候是形体怪异的恐龙,或者是行程诡谲的太空探索,并以铅笔和压克力作为媒材,丁柏晏式的日安焦虑。

      动漫世代,受水墨画与浮世绘的影响
      77年次的丁柏晏,土生土长的台北小孩,小时候正值日本卡通漫画和欧美科幻电影盛行的年代,不论是金刚战士、侏儸纪公园、ID4、骇客任务,录影带店是他最常出没的地方,后来因为求学到了高雄师範大学后,开始喜欢上水墨画和浮世绘,日本历史悠久的浮世绘以及中国传统水墨画深深吸引着刚成为大学生的他,浮世绘是日本漫画的源头,主要描绘人们日常生活、风景、和戏剧,浮世绘的彩色印刷版画感,在丁柏晏看来,与自己喜欢的图鉴书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内容表达的是世俗趣味,但绘画技巧与风格却又成熟且多变,而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水墨画也是让丁柏晏非常着迷,像是艺术史常看到的,也曾经在创作上挪用的名作《万壑松风图》,以毛笔和墨色所堆叠出的皴法和意境,在在影响着丁柏晏后来的创作风格。

      南部的慢活步调与漫画风格
      因为喜欢方便且直觉创作的感觉与习惯,所以他将毛笔替换成了铅笔,将这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工具变成了自己创作的第一主角,丁柏晏的创作风格到了研究所正式开始延伸出独特的漫画风格,漫画是大众通俗文化,又具有草根性,丁柏晏认为这是与本世代最亲切的一种文化,而拜南部的生活所赐,让丁柏晏的创作过程渐渐磨出了许多耐心,高雄与台北的都市氛围迥异,南部缓慢的生活步调,在这样可以细细画图的城市里,就算遇到瓶颈也能找回初衷,在高雄生活的第五年开始,丁柏晏将自己最爱的事物融入到艺术创作中。

      讲述太空人探访不同星球的冒险故事

      丁柏晏的创作以压克力和铅笔为媒材,以科幻电影和漫画为主题,每件作品都是讲述太空人探访不同星球的冒险故事,因为喜欢科幻电影和漫画,所以直接转换为创作主轴,丁柏晏希望观者能被情境吸引,一群太空人在外太空发生意外,然后坠落于陌生星球上,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甚幺事。开始创作时,丁柏晏觉得创作好似生活的处境与感受,个性总是不太会表达或下决定的他,喜欢以太空人焦虑或不安的情绪来投射自我,丁柏晏说:「它们看似都对身置的环境感到不知所措、慌慌张张,不确定自己当下的位置、当下的状态。有时候急着想要下一个标语来确定什幺,解释那荒诞的场面,却又不一定找得到线索,这些都是我的绘画创作常常呈现的情景,有些只是纯粹的对一个无能为力的感受所提出来的风景,有些则藉由这些荒谬的场景来消解对生活的不安感。」
      以三位创作者黄军豪、董十行与丁柏晏的绘画联展作为员山馆三月展览的开端,直至五月底为止都将为大家展现别具风格及特色的作品,无论是以艺术形式创作的电脑绘图作品或是运用随手可得的铅笔构成的漫画风格创作,都是此次展览不可错过的重点,欢迎各位莅临并透过展览画作看见艺术更多元且无界限的一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