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J生活节 >金车文教基金会:【喝一杯「发光二极体」】徐兆甫彩墨展

金车文教基金会:【喝一杯「发光二极体」】徐兆甫彩墨展

金车文教基金会【喝一杯「发光二极体」】徐兆甫彩墨展金车文教基金会:【喝一杯「发光二极体」】徐兆甫彩墨展
    展期

    日期:2016-03-12 ~ 2016-05-08

    地点

    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3段131号4楼

      夜里的霓虹光芒闪烁彩墨工笔画家徐兆甫带来当代水墨新意象

      「画画就是我的生活,像是呼吸般的自然;已经陪伴了我20年了!」艺术家徐兆甫从五岁开始学画,坦诚「小时候超皮」的他,十分活泼好动且经常干扰到班上的午休作息,一度是师长及父母眼中相当头疼的角色;却没想到因此而促成了日后踏上艺术学习的道路。「当时幼稚园老师致电给爸妈:希望能帮我安排整个星期的才艺课程,转移我的注意力也能同时学习一技之长。」从小提琴课、珠算课、钢琴课、画画课等排满了每天的课程,而天天学习的过程之中,徐兆甫最后还愿意乖乖待在教室里面的,也唯有画画课而已—「这就是我开始画画的契机,在非常吵闹的情况下被推进美术教室的!」徐兆甫笑答道。

      自小习画从艺术里疗癒自我中发掘创作的本质

      「我对于着色,始终抱持着一种憧憬。」小时候的徐兆甫非常喜爱着色,徐妈妈也经常帮他报名各个地方的着色比赛,但是却没有因此获得奖项的肯定,让他颇为失落,也更加深他想把「颜色上的更工整」的想法;而参加着色比赛不免俗的要準备颜色丰富的彩绘工具,当时的36色喜洋洋彩色笔在小朋友们之间可说是梦幻逸品,兆甫和他的弟弟各自拥有一盒;但是36种颜色排列的样子,对他来说有点还不够「整齐」,某次参加才艺课时,美术老师惊讶的发现徐兆甫的36色彩色笔盒居然只剩18色,并且每只颜色都有两只,颜色整齐且对称的并置排列在笔盒当中。「那时起,我才了解到颜色的重複性、和工整感会让我很开心。」

      当代年轻人对于旧时代纯粹联想与反思

      身为九零后出生的这一代,「不纯粹」的现象充斥着大街小巷。在艺术家徐兆甫成长的过程当中,时代演进之下促使资讯广大散播,人们的食、衣、住、行在他接触到的範围,其实往往都不单纯;老一辈的长者也时常在新一代面前缅怀「旧时代的美好与纯粹」,这样的事实让他一度无所适从,也不断的思考起时代间的差异;好比来说,现代喝的果汁中常常果汁含量「%」的问题,换个角度思考,陪伴着他二十年的「墨汁」呢?

      赴日学习异国艺文之道潜心入画

      喜爱「重複与工整」的徐兆甫,遇上「工笔画」和「曼陀罗」会是怎幺样的呢?2014年徐兆甫前往日本东京就读语言学校,由于十分热爱日本的工笔画「浮世绘」,他藉由课余时间常往东京各大小美术馆、画廊参观,观察日本特殊使用的纸张,用色相当斑斓的印花,明显的也影响到徐兆甫后来的配色方式。「在日本的生活相当规律,逛完展览后就是每日8小时的画图时间,很像修行呢。」兆甫早期的作品中,重複性一直是重要的主题,曾以玛丽莲梦露的重複头像作为创作,但毕竟此头像已是安迪沃荷着名的象徵之作,于是他也决心要找寻属于自己创作中的语彙,于是他开始绘製的花朵图案,以工笔画的形式去重複描写,类似「曼陀罗」的方式刻意安排画面上的重複与对称。

      不断地寻找与实验终于发掘理想媒材

      与此同时,徐兆甫也在日本的汽机车烤漆厂挖掘到让他相当惊豔的媒材—金属颜料,其颜料的亮粉颜色以及粗细度都是相当理想的,但是烤漆颜料必须要用「热」才能上色,而工笔画上色能最平整的底材莫过于绢框;如果用烤漆的方式上色是不可行的;这时兆甫尝试着以胶彩的方式进行实验,可惜的是鹿胶与三千本胶的附着度不够;最后他选择了较方便使用的无酸树脂,加以压克力胶混合,终于达到徐兆甫理想中的附着效果。

      在场域中寻求各种展示可能期盼实现融生活于艺术之梦

      艺术家徐兆甫是个爱酒之人,此次採访也特地前往宜兰的金车葛玛兰威士忌酒厂取景,在浓浓酒香的酒厂品酒及讨论展览,兆甫在叙述展览理念及品酒时;眼神中都散发同样热烈的光芒,「对我而言,我喜欢在灯光略暗的地方做画,那种黑暗中闪烁着点点的光芒,很是迷人!」他也试图把水墨平面类型的作品转移空间和场域,在这个场域里面,不仅仅是一个展示作品的展览空间,亦可能是发光二极体大量闪烁的酒吧类的可能性,在如此美好氛围的营造之下,徐兆甫企图以作品来感染场域,又或着是场域感染作品,我们也相当期待其实验的展现。


相关推荐